關閉
“技術創新是沒有止境的”——記第七屆全國道德模範、中車唐山機車車輛有限公司鋁合金廠高級技師張雪松
發表時間: 2021-01-13來源: 光明日報

  一身淺灰色工裝,一副黑色邊框的眼鏡,一張文質彬彬的面孔,眉宇間滿是專注……在位於河北省唐山市豐潤區的中車唐山機車車輛有限公司鋁合金廠的車間工作室內,全國道德模範、中國中車首席技能操作專家張雪松正忙着為其他工友進行培訓指導。“幹技術,就得不斷嘗試,就得不斷研發新技術、新產品,不能讓新產品淘汰我們,技術創新是沒有止境的。”47歲的張雪松説。

  工作28年來,技校畢業、鉗工出身的張雪松完成技術革新109項,製作工裝卡具66套,撰寫工藝文件和操作指導書72項,改進進口工裝設備技術缺陷20多項。在中國高速動車組研製生產中,張雪松和團隊一起攻克了鋁合金車體生產中的一系列技術難題,助力中國高鐵佔領世界技術“制高點”。

  “把‘工’字變成‘幹’字” 

  張雪松成長於鐵路社區,這使得他從小就對火車有着強烈興趣。1989年初中畢業後,懷着鐵路情結的他不顧父母反對,毅然選擇上技校,成為一名唐山機車車輛廠技工學校學生。

  為了練得一手好本領,張雪松抓住每一次學習和實踐機會苦練技術。“有一次學校組織鉗工基本功訓練,為了提高動作穩定性、準確性和工件精度,我反覆練習,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雙手都磨出了血泡,但我不想放棄這次機會。”張雪松回憶。

  1992年,從技校畢業後,他如願進入中車唐山公司,成了一名鐵路鉗工。剛參加工作的張雪松穿上藍色鐵路工服,特別開心。他興沖沖地把工服穿回了家,“沒想到一進門,我媽有點不高興。當時正好有個親戚來家裏串門,我媽覺得我這身‘幹活兒’的行頭不體面。”張雪松説。事後,當時19歲的張雪松對母親説:“誰説‘工’字不出頭?我把‘工’字變成‘幹’字,不就出頭了嗎?”

  經過勤學苦練,張雪松逐漸摸索出了自己的“絕活兒”,他能獨自加工六分之一頭髮絲精度的工件,對多種技術難題都琢磨出瞭解決方案。入職第一年,他就在唐山市青工技能大賽上嶄露頭角,取得鉗工比賽第四名的成績,並榮獲唐山市技術能手稱號。

  儘管有了榮譽,但張雪松卻並不滿足。他認識到,新一代的鐵路工人,應當是複合型人才,不能滿足於自己“一畝三分地”裏的技術。於是,他開始自學鉚工、焊工、電氣、機械和計算機等業務知識,向愛人請教電工知識,並跟着書本學畫電路圖。他還進修了機電一體化專業的大專課程,學習了維修電工、PLC編程、CAD設計知識。

  “從一個個零部件開始,和自己‘死磕’” 

  2005年,中車唐山公司擔負起了打造中國高鐵品牌的使命,開始生產高速動車組。與傳統的碳鋼車體結構不同,動車組的車體大部分由鋁合金型材拼接組焊而成。而製造高速動車組的第一重考驗,就是提高鋁合金車體焊接精度。

  一開始,由於沒有鋁合金車體焊接製造的技術經驗,工友們按照原有方法進行焊接,但明顯感到手中的焊槍不那麼聽話了,鋁工件也不聽使喚了,開始變形、開裂……高速運行的動車組對車體焊接要求相當高,一旦產生變形,後果不堪設想。當時,公司還沒有相關的技術資料,張雪松和工友們更是連見都沒見過這種新的產品和工藝。

  “從來沒幹過,我們只能從一個個零部件開始,自己和自己‘死磕’”。張雪松帶領團隊成員反覆摸索鋁合金車體側牆、端牆和車頂組裝調修的組焊工藝,進行分步試驗調整,從一個小小的截面開始,2米、5米、10米,再到整車的組焊拼接。

  經過成百上千次試驗後,張雪松和團隊通過“變形量”“焊後調修”和“調修加熱温度控制”等8種數據,總結出“調整裝配法”和“夾具壓緊點多點支撐”的系列鋁合金型材組合焊接工藝方法,保證了動車組車體的各項尺寸精度,很好地解決了焊接變形問題。他們還製作出焊接夾具、裝配定位板、反變形工裝卡具等66套工裝卡具,形成工藝文件和操作指導書72項,為動車組整車生產製定出了“中國製造”的技術參數。一個月後,中車唐山公司首輛高速動車組鋁合金車體順利試製成功。

  2008年4月11日,中車唐山公司第一台國產和諧號動車組成功下線。中國用3年時間,走完了國外20多年的技術路程,成為世界上僅有的幾個能製造時速350公里高速鐵路移動裝備的國家之一。

  2009年8月,在中國第一條設計時速為350公里的高速鐵路京津城際鐵路開通一週年之際,張雪松和工友們來到了天津站,第一次坐上了自己親自打磨的高鐵列車。“看着自己製造的列車在鐵軌上飛馳,我們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樣,真心覺得自己的付出值了。”張雪松説。

  從2018年開始,車體生產的智能製造成了張雪松和團隊攻關的主要課題。從最初的將機器人運用到焊縫打磨,到如今把機器人運用到車體制造的幾乎各個方面,張雪松坦言,一開始也有質疑,認為機器人打磨效率太低。為此,張雪松和團隊成員對機器人的每一項程序進行鑽研攻關,並多次前往外地進行研討學習。“現在我們技術攻關基本上都依靠機器人,這也是今後高速動車組生產全面實現‘智能製造’的突破點。”張雪松説。

  “轉行是一條漫長的學習和攻堅之路” 

  高速動車組開始大規模生產後,中車唐山公司先後引進了價值3億多元的幾十台尖端數控設備。可當這幾台“洋設備”運到車間,從安裝到調試都是由外國專家主導,當時廠裏幾乎無人敢碰。

  如何讓生產動車組的幾十台進口數控設備不撂挑子,成為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張雪松算過一筆賬,請外國專家來維修,工時非常貴,且由於技術上的短板,還受制於人。

  為改變這種束縛,張雪松做了一個大膽決定,由鉗工“轉行”搞數控機牀裝調維修,做進口設備的“保健醫生”。“我們這麼大的一個廠,上萬名員工,連幾台數控設備都搞不定,還拿什麼生產世界一流的高速動車組!”回憶起十幾年前的事,張雪松記憶猶新。

  為了早日達到掌握數控技術的目標,張雪松白天干工作、晚上學知識,節假日他也泡在圖書室裏查閲資料。複雜的機械結構搞不明白,他就天天鑽進滿是油污的設備間內,對照圖紙對每一個零件觀察分析;電氣圖紙看不懂,他就參照着電氣圖反覆練習佈線。

  “一開始,我對一些數控設備複雜的機械結構搞不清楚,電氣圖紙又看不懂,只能‘趕鴨子上架’,硬着頭皮往前衝。轉行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我面對的是一條漫長的學習和攻堅之路。”張雪松説。

  2009年,“半路出家”的張雪松獲得了河北省技能大賽數控機牀裝調維修工第一名,成了鉗工和機牀維修的“雙料”狀元。他摸索出的“定點養護”模式,使設備故障和缺陷率降到了百分之一以下,成為同行眼中的“大神”。張雪松的技術水平和創新成果也得到了上級部門的認可,榮獲“全國技術能手”、首批中車“高鐵工匠”、中國中車首席技能操作專家等稱號,還榮獲中華技能大獎,被譽為“工人院士”。

  談到“轉行”背後的祕訣,張雪松坦言,所有的“轉行”,都是為了要掌握更多新技術、新本領,推動鐵路高質量發展,“新時代的產業工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只是付出體力勞動,而要勇於站在新技術的前沿,敢於向世界先進技術發起挑戰”。

  “只有所有車廂的動力同時啓動,整趟列車才能跑出高速度” 

  2010年,中車唐山公司設立了“張雪松工作室”,專門開展一線技術攻關、工藝革新,培養高級操作技能人才。張雪松挑起了高速動車組從“中國製造”到“中國創造”的重擔。

  張雪松認為,個人力量有限,只有讓更多員工掌握新技術,形成一個個高精尖團隊,企業發展的步伐才能不斷加快。在工作室裏,他常説:“企業好比一列高速動車組,只有所有車廂的動力同時啓動,整趟列車才能跑出高速度。”

  這些年,張雪松在實踐中研究出不少“絕活兒”,他都一一記錄在本子上。他毫無保留地把工作日誌借給工友們看,還經常組織召開班組攻關討論會、絕招演示會,通過“教學練比”等現場技能切磋活動,促使員工互相交流、共同提高。

  從2018年開始,張雪松和團隊一起研究和推廣鋁合金車體“智能製造”新模式,讓標準化、數字化、智能化的車體制造技術進一步深入到所有工序。張雪松帶領工作室成員每年至少培養3名技術尖子,每年完成技術創新100餘項,完成培訓500多人次。(記者 陳元秋 耿建擴 通訊員 吳可超) 

責任編輯: 王欣舒
【遞四方速遞】
新時代加油幹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願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